资讯中心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饲料原料及添加剂行业,能从原料药行业吸取什么经验?

饲料原料及添加剂行业,能从原料药行业吸取什么经验?

发布时间: 2019-03-13 13:27:18
来源:财新网

扑尔敏掀起的原料药涨价风波仍未结束。8月7日,有媒体曝出主要用于治疗鼻炎、皮肤黏膜过敏的原料药扑尔敏,每公斤售价在一个月内飙升58倍,从400元涨至23300元。在经历舆论风暴冲击后,涉事厂家已在当天发布公告将价格调整至每公斤800元。

近年来,各地不断发生原料药涨价、药品断供案例,涨价之风愈演愈烈。今年7月底,辽宁省又曝出药品采购预警,提到有13个药品由于采购不到原料药停产,17个药品因为原料药价格上涨、 中标价格低无法正常供应。

原料药是指生产药品制剂所需的原料。由于供需市场不平衡和暴利驱使,国内原料药行业垄断现象频发。多位业内人士向财新记者指出,由于垄断行为缺乏有效监管,国内原料药行业自2014年起涨价成风,最高涨幅可达百倍。有关人士称,涉及涨价品种有近百种。

1、小品种蔓延至大品种

原料药涨价并非新话题,由此导致的药品短缺和药企停产现象也是常有。早在2011年,国家发改委价格监督检查和反垄断局就曾查出,两山东企业非法控制用于生产抗高血压用药复方利血平的原料药盐酸异丙嗪,因哄抬价格、牟取暴利致使相关制药企业停产。

四川某药企负责人告诉财新记者,早期原料药涨价由长期推行的“唯低价中标”的招标政策诱发。他表示,最低价中标策略使得盐酸小襞碱片等一些用量小、市场竞争压力大的小品种药品利润微薄,企业生产动力不足又缺乏核心竞争产品,一些制剂企业便开始尝试与原料药生产厂家组成联盟联合提价。由于监管不力,后期涨价之风盛行,从小品种蔓延至大品种。“经典的普药有五六百种,现在能涨的都已经涨上去了,粗略估计有100个左右”。

品种大小依用量多少来定。财新记者了解到,常用的维生素类、肌苷、黄连素、多巴胺、异烟肼、别嘌醇片、法莫替丁、地塞米松、葡萄糖等许多原料药品种都在涨价,其中地塞米松一年销售20亿支,涉及到葡萄糖的批文数量有近5000个。

有熟悉药品采购的专家告诉财新记者,原料药行业不论大小品种,涨价现象非常普遍,“涨10倍的例子不算高,一般都是30倍左右,上百倍都有”。

此次辽宁省公布的预警信息中,遂成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氢溴酸东莨菪碱注射液因原料药涨价、招标价格低无法正常供应,另一品种盐酸氯丙嗪注射液因买不到原料药导致停产。

其采购部门一名负责人告诉财新记者,拥有氢溴酸东莨菪碱原料药批文的企业有3家,但实际上只有广东一家企业可以出成品,产量小但价格很高。“公司每年采购2公斤,每次想要多买但只能给1公斤,有时候要几次都不给。原料药涨价之后,药品价格也希望涨一些,不然亏本的生意没法做”。

据了解,原料药涨价一般有两种形式,一种由生产厂家发起,各家达成书面或口头涨价协议,部分原料药企还要求参与制剂企业药品销售分成;另一种由商业经营公司牵头,指定其中少数原料药企业生产造成垄断,经营公司负责向市场高价销售,其他停产厂家坐等分成。

“比如一种原料药有五家原料药厂生产,商业公司就让一家生产,市场销售的事不用管,其他四家如果一年销售2000万,我给你4000万,说你不用生产”,前述熟悉药品采购的专家说。

暴利驱使下,原料药涨价现象时有发生,其中多数案例由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和垄断协议引发。由于许多原料药品种生产厂家数量少,常常滋生行业垄断现象。

国家发改委价格监督检查和反垄断局副局长李青曾表示,国内成品药约有1500种原料药,许多品种生产掌握在少数企业手中。10%的原料药仅有个位数生产企业生产,其中50种原料药仅有一家企业可以生产,44种原料药只有两家企业可以生产,40种原料药只有三家企业可以生产。

一名药企负责人进一步补充,“有批文不一定有生产能力,有些原料药有批文的厂家不少,但真正生产的不多,可能只有两三家,现在有十几万个原料药批文,但是真正在生产的连一半都不到”。

也有业内人士向财新记者指出,近两年国家对原料药生产环保要求提升,加上本身利润微薄,许多原料药厂退出市场。此外,不少原料药厂被迫搬迁,也会造成生产空档期。由此造成市场竞争对手减少,容易滋生垄断。

“适当涨幅是正常的,但是一下子涨50%,甚至几十倍,就不正常了。”前述药企负责人表示。

2、行业垄断缺乏有效监管

自2014年开始,海南一家药企陆续有七八个制剂品种收到原料药涨价通知。“法莫替丁以前是3000块钱一公斤,就在上周,突然通知我到一万二。”公司采购部门负责人程雷(化名)告诉财新记者。

尽管原料药垄断现象时有发生,但要让药企揭发举证很难。程雷认为,一方面,取证难度太大,单个企业举报很难立案,缺乏内部途径很难获知原料药厂是否存在垄断协议。另一方面,部分原料药国内仅有一家厂商生产,进口原料药审批繁琐且价格高昂,很难实现替代。一旦药企告发,很可能丧失合作机会。

也有业内人士指出,原料厂在垄断原料生产之后会选择一到三家制剂厂,统一管理制剂生产,参与制剂厂与原料厂一同参与利益分配,“不能参与的制剂企业只能叫苦,参与生产的制剂企业其实是乐意的。”

财新记者了解到,国内垄断行为判定和处罚主要依据《反垄断法》和《价格法》。机构改革之前,国内原料药反垄断监管主要由国家发改委价格监督检查和反垄断局负责,机构改革后,有关职能移交至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

2016年5月,国家发改委下发在全国开展药品价格专项检查的通知,提到要把检查重点放在价格出现异常波动的原料药、药品品种,重点查处原料药、药品生产经营企业达成、实施垄断协议行为。

一年后,国家发改委研究制定《短缺药品和原料药经营者价格行为指南》,对相关概念界定、市场界定、垄断形式和行为等概念作出规定。

不过,多名业内人士向财新记者指出,目前法律法规对原料药垄断现象处罚力度太弱,缺乏有效监管。

按照《反垄断法》规定,经营者实施垄断协议,最高处罚仅有上一年度销售额百分之十的罚款。2017年7月,浙江新赛科药业有限公司、天津汉德威药业有限公司两家公司因滥用市场支配地位,以不公平高价销售异烟肼原料药等行为受到处罚,国家发改委对两家公司罚款共计44.39万元。另一起实施艾司唑仑原料药、片剂垄断协议的案例中,三家公司合计罚款260余万元。

“处罚的很轻,象征性的罚一罚,企业挣的利润远远超过罚款,根本不会在意。”前述熟悉药品采购的专家说。

2017年底,原CFDA发布《原料药、药用辅料及药包材与药品制剂共同审评审批管理办法》征求意见,推行原料药与制剂关联审批,原料药不再单独审批。有分析称这一举措或将鼓励更多原料药厂商出现,缓解垄断和涨价现象发生。

前述四川药企负责人并不认同,“这一政策对抑制原料药涨价作用有限,执行起来非常困难,出现了新厂商仍然可以结团涨价,本质上是利益驱动,监管不力。”

秣宝网点评:

原料药的下游末端为人,饲料原料的下游末端为养殖动物,因此原料药的行业发展必定是领先于饲料原料的行业发展。今天原料药出现的种种问题及解决方案,都值得饲料原料及添加剂行业密切关注和学习。

文中提到的“涨10倍”的例子,实际上就是维生素,而维生素(除维生素C外)最大的用途,是作为饲料原料应用于饲料行业

相关资讯